涝洼苏墅门户网站>文化>“红衬衫”为什么会满大街流行

“红衬衫”为什么会满大街流行

发布日期:2019-10-31 20:01:56   浏览次数:158

1983年,第二期《十月》杂志出版了作家铁凝写的第一部中篇小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这立即引发了文学界内外的热烈反响。这部小说表达了作者对学校和家庭教育的细致观察和独特思考,塑造了一个16岁的女高中生的鲜明形象,她不仅承载着时代的痕迹,也闪耀着未来的光芒。人们不仅喜欢这部小说,也喜欢小说中敢于挑战习俗的英雄,这使得她穿的“无纽扣红衬衫”成为时尚。街上穿红色衬衫的女孩构成了那个时代的美丽风景。今天,小说中所反映的20世纪80年代新一代人的理想与追求、希望与快乐、独立与奋斗仍然激励着当代青年。

“安然已经到来!”

“安然是新时期文学中一个令人难忘的充满童真美和时代色彩的形象”。“她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创造性人格和生活储蓄的空间。这是为了寻求生活中真、善、美的存在,颂扬美丽的灵魂。”你敢说当这本书形成时,作者的桌子上一定没有油、盐、酱油和醋吗?"

“没有纽扣的红衬衫”发表在1983年10月第2期杂志上。这部小说一出版,就立即引起了广泛的反响。《小说月报》、《中篇精选》、《新华文摘》和《作品与争鸣》相继重印了这部小说。许多报纸和杂志很快组织并发表了评论文章。这部小说出版仅一个月后,由中国作家协会赞助的文怡·鲍磊在“新作品简评”栏目中介绍了这部小说。于坚在文章中说:“安然,这部中篇小说的主人公,在新时期中国文学的人物画廊里是一个相当年轻的人。”“在这里,没有扭曲和压抑的异常心理和表现。一切都简单、自然、透明。虽然它看起来仍然很幼稚,但它美丽而真诚。生活需要想象力、发现和创造。新一代需要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头脑思考,通过自己的思考获得新时代的人生教训。这是安然公司的艺术形象给我们的启示。”《光明日报》也很快出版了易戈的《别有韵律——评铁凝的中篇小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出版这部小说的《十月》杂志在几个月后的第4期上发表了雷达的文章《打开年轻人的心扉》。雷达想:“很少能看到像铁凝这样写中学生心理真相的作品。当代文学最权威的学术期刊《文学评论》也在那一年出版了杨志伟的《美在于真诚》,称这部小说为“一部具有极大生活能力和思考能力的作品”和“一部具有现实生活的文学作品”。社会反响可能比文学反响更强烈。小说出版后,铁凝本人收到了数百封读者来信。一名中学生在信中说:“当我读完你的‘没有纽扣的红衬衫’时,我哭了。我觉得安然就是我!通常,我总是认为没有人理解我,但现在我认为有人理解了,那就是你,我最尊敬的妹妹铁凝。"

青年时期的铁凝结

《没有纽扣的红衬衫》的社会反响已经持续了好几年,当然,这与它改编成电影是分不开的。四川峨眉电影制片厂的年轻女导演陆晓娅在十月的杂志上偶然读到了这部小说。他觉得小说中传达的情绪与他当时的情绪特别相似,于是他专程去河北保定与铁凝商量,将小说改编成电影。铁宁欣然同意。陆晓娅从她读小说的时候就决定,这不仅仅是一个中学生的作品,所以她不仅想为中学生拍一部青年电影,也想为成年人拍一部电影。她想问观众一个问题:“我们的国家需要什么样的后代?”这部电影被命名为《穿红衣服的女孩》,并于1985年在全国发行。它获得了第五届中国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和第八届流行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夏衍非常喜欢这部电影,并给予高度评价:“安然不是20世纪50年代或70年代的青少年,而是80年代的典型。她不盲从,也不相信说教。现在的中学生确实有自己的观点。他们应该用自己的眼睛看待事物,用自己的大脑思考它们。她不接受社会上的旧习俗和习惯。她是一个开放和积极的榜样。她善良纯洁,但她有不迷信的精神,敢于努力触摸。她爱她的姐姐和爸爸,但是她敢于反对她认为不应该做的事情。我喜欢这样的年轻人。我认为,有了这种品格和勇气,中国的“国民性”可以得到很好的转变,中华民族可以复兴。”

许多女高中生以电影中安然的形象为榜样。安然的红衬衫也成为当时流行的时尚风格,并被命名为“安然的衣服”(Enron 's clothing一件没有纽扣、背部有长拉链的红衬衫。拍摄这部电影时,剧组设计了许多风格,但没有一种是铁凝想象的效果。直到有一天,扮演安然的邹伊田穿着母亲的红衬衫出现在铁凝面前。铁凝的眼睛亮了起来,风格立刻被固定下来。

铁凝后来回忆道:“当年有些报纸专门为此作品开辟了专栏,让读者畅所欲言。许多广播电台也连续播放这部小说。我还在南方一些城市的服装店门口看到悬挂的牌子,上面写着:“安然已经到来!“安然是这部小说的女主人公,一个16岁的高中女生。安然的服装是她在学校穿的一种略微“前卫”的服装。许多和安然同龄的高中生写信给我声称他们是安然,许多成年男女写信给我说他们多么渴望“安然时代”。导演陆晓娅还回忆说,当这部电影上映时,许多成年人看到了眼泪。他们对陆晓娅说:“你让我们流泪了。”陆晓娅听到这个很高兴,因为这表明他们理解她的想法。她拍这部电影是为了帮助这一代人反思安然的独立人格和她所感到的困惑。

“安然是新时期文学中一个令人难忘的充满童真美和时代色彩的形象”。

小说中的女中学生感觉很真实。人们可能会奇怪,为什么铁凝在没有当中学老师的时候对中学生如此熟悉。事实上,这个人物形象是铁凝以她姐姐为模特创作的。铁宁的妹妹比她小六岁。那时她是一名高中生。甚至可以说这部小说是她和她姐姐共同写的。据说在写作过程中,她还和姐姐讨论过。铁凝最初给这部小说取名为《神圣的十六岁》,后来同意了她姐姐对这个多彩的书名的看法:“没有纽扣的红衬衫”。铁宁和她的姐姐是好姐妹。作为一个姐姐,她对她的姐姐有强烈的保护意识。小说中的沉默是如此好的姐妹。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知道她必须保护她的妹妹。她长大后为此感到骄傲:“虽然那时我还是个孩子,我也需要别人的保护,但想到我能保护一个人,真是太骄傲了。”

根据电影《红女孩》改编的《无扣红衬衫》剧照

在《没有纽扣的红衬衫》中,在铁凝的心目中,小说的虚构世界和现实世界往往难以区分。例如,她在小说中写道,她静静地住在祖母的房子里,然后她母亲安全地把她妹妹送走了。这些描述几乎直接引用了铁凝和她姐姐的童年经历。她在《铁宁瀛记》中为她姐姐的童年照片写了这张纸条:“我们一年前在保定分手,一年后又在北京见面了。原来,她成了干部学校革命队伍的负担。只有当领导让她妈妈也送她去外婆家的时候。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头上沾着母亲宿舍草床上的草籽,这和北京奶奶的四合院很不协调。然而,安然在《没有纽扣的红衬衫》中就这样出现在寂静的面前:“我记得那是一个下雪的日子。她穿着一件分辨不出颜色的棉衣,一双紧紧挤压着她的脚的鞋子。她棕色的头发被干燥的学校草床上的草籽弄脏了,她的脸因田野里的风而粗糙发红。她只是跟着母亲走进祖母的院子,扑到我怀里。"

小说采用第一人称叙述,“我”是安龙儿的妹妹,安静。这样的叙述使作者能够表达他对一个中学生作为同龄人的思想、心理和行为的理解。安然无疑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她坦率、真诚、开朗、热情,学习努力。然而,她有许多“缺点”。根据社会对好孩子的要求,她仍然有许多“缺点”。例如,无论在什么场合,她都公开表达自己不同于长辈甚至老师的观点。她喜欢和男孩一起玩。她还公开展示了自己对美的热爱,穿着一件前面没有纽扣、后面有拉链的红色衬衫。这样的女学生显然不是一个标准的好学生,所以安然负责这部小说的老师魏婉会说她想帮助自己安全地走上正确的道路。然而,在老师眼里有问题的学生在铁凝的作品中非常可爱。

毫无疑问,这部小说触及了学校的教育目标、价值观和行为标准,具有直接的社会意义。而这种社会意义最有可能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和讨论。谢王新对《没有纽扣的红衬衫》的评论主要是基于人物的社会意义。他说:“他们挑战了人类的一些传统标准、价值观和道德原则。他们更愿意面对现实,根据现实的发展信息塑造自己的形象,建立做人的准则。因此,他们超凡脱俗(世俗、庸俗和庸俗的习惯),独立不羁,不随波逐流,不投机,讲信用,重视爱和正义,实事求是(价值),不追求虚假(名利),维护人格的尊严和完整性。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作品中,很难在意识形态和领域中找到这样的“竞争”人物。作为高校文科教材,《中国当代文学》的表述更具代表性:“没有纽扣的红衬衫(The Red Shirt Without Buttons)聚焦于16岁的中学生安然,凭借其巨大的生活能力和思维能力,用她敏锐的艺术触角发现她所蕴含的美丽品质...她与老师、同学、父母和姐妹的一系列矛盾和纠葛显示了生活中新力量和旧价值观之间的竞争。安然是新时期文学中一个令人难忘的形象,充满了童真的美和时代的色彩。”

根据电影《红女孩》改编的《无扣红衬衫》剧照

“她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创造性人格和生活储蓄的空间。这是为了寻求生活中真、善、美的存在,颂扬美丽的灵魂。”

《没有纽扣的红衬衫》的出版让人感觉清新。它不同于当时大多数注重社会层面宏大叙事的小说,而是注重家庭和校园的日常生活。这部小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和姐姐喜欢边购物边聊天。”不仅是“购物”,还有“聊天”。铁凝重叠了两个最日常的生活场景,就像在入口处为读者设置了一个温柔的陷阱。读者陷入了这个陷阱,立即放弃了沉重的思想负担。我们不要忘记,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文学仍然肩负着解放思想的精神责任,但铁凝的小说似乎对读者说,休息一下,我们去购物,聊聊天。这部小说的这种态度给人们带来了一种久违的轻松和快乐。

这部小说不仅以日常生活为描写对象,而且揭示了日常生活的意义。安然是一个快乐的女孩。她的幸福来自她的日常生活。她津津有味地沉浸在日常生活的阳光中:“她喜欢在一定的距离内自由地对你说,她也希望你能像她一样对她说。她还喜欢什么?她喜欢快节奏的音乐,也喜欢足球比赛。她知道为什么迭戈·马拉多纳从未在西班牙康复,为什么鲁梅尼格没有加入意大利“尤文图斯”俱乐部。我喜欢黄梅戏(奇怪的东西),喜欢冷饮,一口气可以吃七个冰淇淋。喜欢游泳,喜欢读短篇小说,喜欢集邮,喜欢练习针灸,喜欢编织羊毛袜子(只有一半),喜欢在体育课上跳舞的山羊,喜欢山口百惠。她打开录音机,用山口百惠简单而感性的歌声,她复制了汉语中的谐音……”这部小说的基本情节围绕安然的家庭和学校日常生活展开。有矛盾和冲突,但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冲突。例如,爸爸妈妈会为熨衣服而争吵,安龙儿会在床上哭,因为人们不把她当成女孩,而安龙儿会因为穿时髦的红衬衫等而带来麻烦。根据过去的说法,日常生活中的这些琐事只是一场暴风雨。在新中国成立后的革命文艺浪潮下,“写一杯水”事件一度被视为修正主义写作方法并受到严厉批评。新时期以来,纠正混乱肯定否定了这一批评,但否定的理论前提是大思想反映在小事背后。这已经成为中国作家潜在的写作原则。任何琐碎的事情都必须被赋予重要的意义,否则就不能被当作写作的对象。因此,当我们阅读新时代文学的早期作品时,我们会发现生活中的琐事往往被作者裹上一层思想外衣,或者给予一些象征性或隐喻性的暗示。铁凝没有按照这种写作思路来写日常生活。她没有把一些大的概念放在她写的日常生活中。在她的叙述中,她表达了这样一个暗示:日常生活中的琐事有它们自己的意义。这恰好是《没有纽扣的红衬衫》对当时小说创作模式的突破,也就是说,小说突破了单一宏大的叙事模式,将日常生活的叙事引入小说场景。

1983年10月,没有纽扣的红衬衫首次出版

铁凝在这部小说中的突破在当时是引人注目的。著名诗人刘沙河也写小说。读完《没有纽扣的红衬衫》后,他特别惊讶,觉得铁凝的小说写作方法非常奇怪,彻底颠覆了他多年来固定的小说定义。雷达还讨论了铁凝在小说叙事上的突破,总结为关注“平凡中的奇异性”。他说:“这部小说没有故事可讲。它是由细节组成的。它很简单,但它能像磁铁一样吸你。”正是这种写作使蒂·阿宁获得了巨大成功。雷达进一步总结了铁凝的创作:“她仍然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创作个性和生活储蓄的空间。这就是寻求生活中真、善、美的存在,赞美美丽的灵魂,皱眉看灵魂的玷污,微笑着努力寻找净化灵魂的方法,期待真诚的光照亮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然而,也有一些评论文章批评“没有纽扣的红衬衫”。例如,人们认为这部小说中对“人物形成独特思想和个性的社会环境”的描述“仍然相对薄弱”,没有站在更高的意识形态层面,显示了“党的权力、人民的权力和现实生活中客观存在的优秀英雄和模范人物的榜样”。显然,这样的批评和争论把宏大叙事作为小说唯一的叙事规则,所以写像《没有纽扣的红衬衫》这样的日常生活小说是不可接受的。

“你敢说当这本书形成时,作者的桌子上一定没有油、盐、沙司、醋吗?”

铁凝能够跳出当时流行的小说叙事模式,大胆地将日常生活引入小说叙事。这是由于她对日常生活的态度,那是她善良的心和温暖的感情。她以一颗善良的心和温暖的感情看待自己的日常生活。越是琐碎的事情,她就越能发现移动人的微小粒子。王蒙是第一个发现铁凝结这一特征的人。1985年,王蒙写了一篇关于读铁凝小说的文章,题目是《白雪公主的善良的眼睛——读铁凝的小说》。王蒙的文章以铁凝的著名作品《哦,白雪公主》开始。他认为铁凝自从开始写文学作品以来就表现出了她的善良。像香雪海这样心地善良淳朴的人物是铁凝小说中的核心人物。王蒙说,从铁凝的早期作品中,“我们不是都看到香雪海善良、淳朴、美丽的眼睛,充满了向往和无限的活力吗?这种观点在年轻人的作品中很少见。在这些作品中,出现在我们读者面前的大多是一些批判、伤害、深深的痛苦,有时仍然充满激情和执着,有时冷酷而严肃,有时甚至是“敌意”的眼睛。王蒙的话不仅指出了香雪海的善良在铁凝创作中的意义,也指出了铁凝善良在当时文学创作中的意义。

家庭对铁凝固的影响不容忽视。这是一个充满浓郁艺术气息的家庭。铁洋神父是一名画家,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我妈妈是声乐教授,毕业于天津音乐学院。铁凝从小就在她父亲的画架和画框之间行走,她母亲的钢琴演奏经常在她耳边响起。这种微妙的艺术影响显然对她未来的文学创作有很大影响。除了这种艺术氛围,还有必要强调铁凝家庭的民主。铁宁的父亲有一个习惯,当家里有重要的决定要做时,他会召开家庭会议。事实上,除了父母之外,整个家庭由四个成员组成,包括铁宁和铁宁。这意味着父母作为长辈,不会任意行使家庭领导权,而是给予女儿平等的家庭地位。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没有禁忌和限制,铁凝的思想和个性得到了充分自由的成长。情感交流顺畅而愉快。即使是父爱和母爱也不会以慈善的方式表达。

小说集《没有纽扣的红衬衫》于1984年2月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在铁凝的一些文章中,她描述了家庭生活的氛围,特别提到了她的父亲,他是一个非常享受生活的父亲,即使在个人快乐被轻视的时代。在《面包祭》中,铁凝谈到了他的父亲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批评,被送到57所干部学校工作。然而,他请了病假,很长时间没有回来。他还带着住在祖母家的两个女儿。回家后,他"变得焦躁不安:他粉刷房子,安装灯具,制作橱柜,刨案板,翻旧书和画报,并制作面包"。在那个食物非常匮乏、生活非常单调的时代,我父亲突发奇想,试图烤面包。他做了自己的烤箱,浏览了旧画报上的面包图片,去食品厂寻求建议,最后烤了软面包后,他兴奋地与全家人分享成功的喜悦...在这样的家庭里,铁凝会得到充分的放松,培养对生活的极大热情。这种热情贯穿了她未来的写作。这就决定了当铁凝把家庭生活和生活兴趣作为她的写作对象时,她会感到如鱼得水,就像我们在《没有纽扣的红衬衫》中看到的那样。

铁凝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女人。虽然她后来的经历大体上是顺利的,没有重大挫折,但她也遇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包括工作和情感。然而,这并不影响她对生活的热爱。她总是充满热情地体验生活的乐趣。这种生活态度决定了铁凝建构文坛的方式。她虚构的文学世界和现实生活世界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它们是相互联系和渗透的。这不仅是她的基本写作方法,也是她的文学认知。她曾在一篇回忆自己是《华山》编辑的文章中说:“这一切似乎离生活太近,离生活太近就像离文学太远一样。也许你说过日子和文学不能从远及近看。这简直太俗气了。编辑部首先需要神秘和尊严。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怀念所有这些“俗气”。我认为人们不可能逃避习俗。每个人都必须有自己的一天。那天谁有理由责怪我的同事?此外,真正的文学离世俗事务不远。你敢说当这本书形成时,作者的桌子上一定没有油、盐、沙司、醋吗?”所以当我们读铁凝的小说时,我们可以找到一个隐藏而真诚的自我。另一方面,在写作中,她总是不由自主地表达她所获得的生活兴趣,并愿意与读者分享,这就像在善良的心灵的背景上洒下一层灿烂的阳光。

因“无纽扣红衫军”而出现的“安然礼服”曾经是年轻女孩的时尚,但在如今互相竞争的服装面前却明显过时。尽管如此,“无纽扣红衬衫”的艺术魅力依然如故。今天的读者只要接受小说中表达的意图,敢于追求生活的兴趣,就能创造出代表当今时尚的“安全服装”。

资料来源:《光明日报》

 
 
 
相关新闻
热门图文
新闻排行